古奇文学>灵异>非典型性侵袭(abo主攻np) > cater3 硝烟味的信息素
    白抚行早就注意到谢逸渊这个烦人的家伙了。这几个月里,无论他在剧组拍戏、还是抽空去录制综艺,谢逸渊都阴魂不散的缠着他。他还不能摆出臭脸,因为他签的天媒娱乐就是谢家的产业,谢逸渊是谢家唯一的alpha。

    他最烦alpha,越优质的alpha他越烦。

    alpha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,看omega的眼神向来都是蓄势待发、势在必得的。他们眼里没有真挚的情感,只有被信息素吸引的野兽本能,恋爱在他们看来是吹响了狩猎的号角。一提到alpha,他就本能的想吐。

    这场宴会的主厅里几乎全都是alpha,只有少部分的beta。他一边唱歌,眼神一边掠过下面的人。以他的眼界来看,台下大部人穿戴的品牌,都是和天媒娱乐的老板谢权璧差不多等级的。

    他见过最有钱的人就是谢权璧了,一开始他不想接受资助,谢权璧给他看了自己资产的冰山一角。从此以后白抚行知道了这个世界的另一面。顶级财阀的富有程度,甚至是超出他的世界观的。全国的财富究竟是多大的数字,他也有了大体的概念。

    在接受谢权璧资助以前,白抚行和他哥欠了很多钱。谢权璧帮他把欠款还清了,但他执意要赚够那些钱还给谢权璧。他知道这点钱在财阀看来不过芝麻大小,就算他在演艺圈当一辈子的顶流,一生都不婚不育的奋斗,赚到的钱够自己活两辈子,也根本不够入谢权璧的眼。所以他决定,还清欠谢权璧的钱以后,就退出娱乐圈,过普普通通的生活,远离上流社会。

    这次的宴会让他心里暗惊,他出席全球的媒体活动时,都没见过数量这么多的财阀,他甚至怀疑全国有头有脸的富豪都来了。虽然大部分的alpha都像谢逸渊一样,用带着占有欲的眼神望向他,也有一部分alpha在用欣赏一个漂亮物件的眼神看着他,但是也有与众不同的alpha存在。

    就是谢逸渊旁边的那个,格外高大的alpha。

    白抚行的耳朵天生就比常人好用,他听到了这个alpha的话。他说“不是所有对异性的目光都必须带有目的性和占有欲,也可以是欣赏。”,多像正常人的一句话,都让白抚行怀疑他是个beta了。

    他看到自己的第一眼也会失神,但他没有alpha看到omega的那种狩猎欲。但他不可能是beta,身高看起来都快有两米了,谢逸渊这个一米八八的高大alpha,在他旁边都显得小巧了不少。

    谢逸渊和这个高大的alpha似乎在争论什么,高大alpha很快就把视线从自己身上挪开了,低头和谢逸渊说话。他心里突然有了奇怪的空落落的感觉。不知道他们两人说了什么,谢逸渊这个霸道自大的alpha甚至都急的跳脚了,脸色一会发红一会发青,看上去像被高大alpha气到了,竟然没听完他唱的歌就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高大alpha又把视线移到了自己身上。白抚行心里奇怪的雀跃起来。他明明很讨厌alpha,更讨厌为了还钱而抛头露面的自己。可此时唱着歌给这个陌生alpha听的时候,他居然觉得有点满足。

    池现看着掉头就跑的谢逸渊,心里满是问号。他记得原文里的谢逸渊是非常霸道强势的一个人,连着追了白抚行好几个月,钱、时间、精力都全搭上了,最终白抚行还是非常厌恶他,他一气之下直接给人下了药,准备霸王硬上弓。虽然最后被反杀,但是由此能看出他是个强势的人。

    刚才他说不过自己,却转身就跑了,甚至白抚行还没唱完歌。

    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白抚行的视线从刚才开始就频频在这边停留,池现身边不少人都怀疑白抚行是在看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谢逸渊怎么跑了?”池州羿走近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么争强好斗,自己跑了还挺稀奇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