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奇文学>历史>穿书楚默 > 第十二章
    周卿卿嘴角勾起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她就说楚默昨晚为何莫名其妙回来别墅,又为何没立马过来打她呢,原来他在放长线钓大鱼,想引她陷入他编织的网中,再把网剪烂,看她落入无底的深海中。

    如果她是原主的话,可能会落入楚默的诡计当中。

    不过很可惜,她不是。

    对于楚默的诡计,她会保持镇定,冷眼以对,绝对不会让他成功的。

    周卿卿把被子扯过头顶,把全身包裹在被子中,整个人卷成一条毛毛虫。她在床上蠕动几下,找到最舒服的睡姿,闭上了疲惫的双眼。

    不管楚默的事了,她先睡一觉再说。

    昨晚因为害怕楚默过来打她,她一整晚都没有睡觉,如果现在再不睡的话,她很可能都要心梗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华峰大厦,CEO办公室。

    楚默静坐于黑皮座椅上,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内静谧非常,只余下纸张翻动的“沙沙”声。

    办公室的门突然被大力拉开,一名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进来。他松了松领带,人半摊在沙发上,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,气质一点都不与他身上的西装相符。

    陆允辉深深吐出一口气,开始跟坐在黑皮椅子上的楚默大吐苦水,“我都跟我爸说过无数次了,我只想当个吃喝玩乐的公子哥,不想接手家族企业,让他找个职业经理人管理公司得了。谁知道他思想冥顽不化,硬要我接手,说外面的人他信不过,他只信得过自己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陆允辉把手盖在自己的脸上,哀嚎了一声,“我自己都信不过我自己,我爸竟然信我?!”

    陆允辉无奈地摇摇头,“我又跟我爸说了,我不会公司这些事,迟早会把公司弄破产的。我爸反驳说他一开始也是什么都不懂,靠自己一点点学起来的。还叫我不用担忧会把公司弄破产的事,因为他会手把手教我,直把我教会后,才会放权让我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陆允辉像一块被戳破的气球一样软摊在沙发上,“我真的只想吃喝玩乐,不想管公司的事啊。可是我爸竟然威胁我,说我不到公司上班,就不给我吃喝玩乐的钱了。”

    陆允辉越说越义愤填膺,声音不知不觉中也大了起来,“我本来是翱翔在广阔天空的雄鹰,却被我爸硬生生地折断了翅膀,只能憋屈地窝在小小的几寸地方。”

    陆允辉说得口干舌燥也不见楚默搭一声话,他撇了撇嘴角,不满道,“哥们,你今天怎么这么沉默?你到是说句话啊。”